花水泉村

编辑:回家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19 23:59:24
编辑 锁定
花水泉村隶属莱城区口镇,位于莱城北10公里处,距镇政府约3公里。南面与张家洼镇的北山阳村相望,西北为古城村,西为林马村,东、北两面皆为秃妮山,距莱明路仅l公里,新建莱城电厂的运渣专用线从村西经过。耕地410亩,山林地828亩,136户,423人。
中文名称
花水泉村
行政区类别
所属地区
莱城
地理位置
莱城区口镇
人    口
423
耕地面积
410亩

花水泉村村庄名片

编辑
村碑记载:“明朝初年,崔粱坡崔姓和李家镇李姓迁此建村,村西有泉,喷涌冒水花,故名花水泉。”花水泉村坐落于秃妮山脚下,村民房屋依山坡而建,东高西低。过去由于闭塞落后,人多贫穷,以故外迁,迁出人口较多集中于黑龙江省和山西省。村中现有崔、李、吕、张、耿、范6姓,以崔姓、李姓居多。村民不分宗族、贫富、人口多寡,世代和睦相处,耕读传世,民风淳朴。[1] 

花水泉村行政区划

编辑
清康熙《莱芜县志》载“垂阳保·花水泉”。建国后至1958年10月,先后属于口镇区、港里区、口镇乡、御山乡。1958年10月,口镇人民公社成立,该村属林马管区;1984年4月,农村管理体制改革,撤销公社,设立口镇办事处,办事处辖一镇五,花水泉村属口镇;1985年11月撤办事处合建口镇,花水泉村仍属口镇。
  建国以后,花水泉村村民积极投身于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之中。1955年成立初级社,1956年进入高级社,1958年加入口镇人民公社。

花水泉村经济

编辑
1975年,战山河专业队曾在秃妮山的山坡用石块排写了“重新安排莱芜河山”8个大字,正是他们改造自然,创造美好生活的写照。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后,他们劲头更大更足了。1968年至1969年,花水泉村民在村子的东南利用冬春的农闲季节,修建小型水库l座。每天上阵50余人,吃住在工地,投工5000余个,挖土石十几万方,修水渠600余米。为保证水库的蓄水量,1979年又在水库的东北角老泉头打深机井1眼。
  1981年大队为村民安装了照明电,使山村也亮起了电灯。为改善村民的吃水条件,从1978年起,利用3年的时间,在村子的东南角打深水井一眼并修蓄水池一座,可容水几百立方,村民的吃水问题彻底解决。1996年,村民出料筑起路基,村里又出资6万余元,硬化村南水泥路,宽5米,长500余米。1997年秋,又硬化村中水泥路近300米,大大方便了村民的生活和生产,同时也使村容村貌有了很大的改观。
  1858年春,为绿化秃妮山,乡林业部门组织附近几个村劳动力挖鱼鳞坑4万余个,并在同年夏全部种植上柏树。但由于近几年的开山采石,当年所栽的柏树已所剩无几,山体植被遭到严重破坏,当年雨后山沟连续四、五天流清水,而如今雨停水停且水质浑浊。
  花水泉村,尽管地处山区,但自古就重视教育,崇尚知识,崇尚文明。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,村中即建立私塾,教书先生为李松吉,最多时学生达20余人。
  现村中80岁以上老人大都曾拜其为师。1958年,花水泉村小学创立,校址即为村西龙王庙,第一任教师崔延才,实行复式教学。1995年合班并校后,该小学并入林马小学。1978年,考上莱阳医学院的李进是该村恢复高考制度后的第一个大学生。

花水泉村人文自然

编辑
水泉村西曾有庙1座,内有大小神像6座,三大三小,庙门口又塑有门神两座,如真人大小,庙内墙上绘有风云雷电雨等诸神画像,动作各异,神态逼真。解放后庙宇改作学堂。
  庙后即为村碑中所载的水泉,后人为汲水方便,用条石砌成水池,长宽约4米,深约2米,池上中央横放一巨形条石,从上面看,很像汉字“日”。在1980年以前,是全体村民生活用水的主要水源,现早已遭到破坏。在水池旁边,有一块黑褐色的岩石,上曾刻有:“上有凤凰山,下有花水泉,再有林马庄。”石上长满苔藓,由于风蚀严重,现字迹已全无。
  秃妮山位于莱城北10公里,口镇东南3公里,明(水)莱(芜)公路东侧。方下河东倒,北傍石硼山,为口镇与张家洼之界山。因山腰曾建有一座明姑庙,故又名明姑山。相传碧霞元君去泰山之前曾在此修身养性,又名凤凰山。海拔474.3米,占地面积2.3平方会里,山体为青石山,东南山脚下为红砂、白砂,山上多植柏树、槐树、杏树、花椒树。山顶修有古城围子墙,宽约2米,高约4米,内有石屋若干,每间大小可容三、五人藏身,距今约150余年。山体向东绵延数里,山顶有解放军在20世纪70年代修建的防空洞一座,深达百米,有3个出入口,现已全部毁坏。现还流传有 “秃妮放金牛”和“稍瓜打金牛”的传说。
  ①秃妮放金牛
  从前,在山下住着一户人家,父母都去世了,妹妹跟着哥哥和嫂子生活,家里的大小事都由嫂子说了算,哥哥根本做不了主,妹妹整天在山上放牛,吃饭一顿有,一顿无,面黄肌瘦,头发又黄又少,村里人都叫她秃妮,也有人叫她明姑。哥哥有心帮一下妹妹,可惧怕妻子只能在心里想,不敢有一丝的流露。妹妹在山上放牛,回家时还要打一大捆柴背回家,接着又要去挑水,烧火做饭.整天有做不完的活,尽管这样,嫂子仍不满足,嫌她吃饭多。有一天晚上吃饭的时候,嫂子作关心的样子对秃妮说:“妹妹,你在山上又放牛又打柴,可要按时回家吃饭呀,可你怎么知道饭做好了呢?”妹妹说:“嫂子,我在山上只要看到咱家的烟筒里冒烟,我就知道嫂子开始做饭了。”她嫂子一听,怪不得我早做饭早家来,晚做饭晚回家,碰得这么巧,原来是这么回事,好,我让你看烟筒。第二天,秃妮又赶着牛上山了,她嫂子在家里用泥巴和瓦块把烟筒改道了,烧火做饭也看不到烟了。秃妮的日子就更惨了,早回家,饭还没做,晚回家饭又吃没了。她希望能看到自家的烟筒里冒出烟来,能够吃一顿饱饭,可是直等到太阳偏西,饿得头晕眼花,也看不到烟筒里冒出一丝烟。她嫂子还逢人就说:“这死妮子,把牛牵到山上只顾玩耍,也不及时回家吃饭,害得我一天拾掇好几次饭桌。”村里人都知道她的刁毒,都不搭理,很是可怜秃妮,只是暗地里给她一点饭吃。
  有一天,秃妮看着山下自家不再冒烟的烟筒,对她放的金牛说:“金牛啊金牛,你可天天吃的饱,可我呢?不知道哪一天才能够吃上一顿饱饭呢?”说着说着泪就哗哗的流了下来。金牛也好像明白了她说的话,眼里也是泪光闪闪的,它慢慢地转过身抬起尾巴,咦,怪事发生了,从牛屁股里拉出的不再是牛屎,而是热气腾腾的白面花卷,这下秃妮终于可以吃饱饭了。从此以后,秃妮对金牛照顾的更仔细了,有什么心里话也对老牛说,老牛呢,只是眯着眼睛听,有时还轻轻地点几下头。从此,秃妮子慢慢的白胖起来了。时间久了,刁钻的嫂子看出了门道。有一天晚上,她故意做了好饭好菜说:“好妹妹,这会子你也不回家吃饭,可把我急死了,可看你的样子,又不像没饭吃的人,你在山上是不是吃了仙果?”秃妮人实在,就对嫂子说了实话,她嫂子一听,噢,原来是这么回事,不用干活,不用烟熏火燎的,还能吃上白面花卷,这是多美的事情,于是,第二天,让秃妮在家做饭,她赶着牛上山了。到了吃饭的时候,她故意不下山,从眼角里挤出几滴泪,对金牛说:“金牛啊,你吃饱了,我可咋办呢?”金牛听了,慢慢地转过身,掀起了牛尾巴,她嫂子一看,一点不假,牛屁股里真是热气腾腾的白面花卷。她不再哭了,跳起来伸手就去抓。可她太心急了,白面花卷才出来不到一半呢,牛一受惊吓,白面花卷也缩回去了,这一缩麻烦就大了,连她嫂子的手也吸进去了。金牛拖着嫂子满山满峪的跑,一直跑到离秃妮放牛七八里远的地方,化成了金牛山。她嫂子也被牛拖死了,秃妮放牛的山也叫秃妮山了。
  ②稍瓜打金牛
  金牛化成金牛山后,很少有人见过它。据看见过它的人说,金牛只在每年的八月十五中秋月明之夜,夜深入静之时,才现出原形,出山后直奔西边的谷堆山,吃几口谷穗即回,一刻也不多待,金牛全身金光闪闪,耀眼夺目。
  在金牛山旁,有个穷山村,金牛庄,村里有个以种瓜为生的老汉,叫金老瓜,因他瓜种得好,真名反被人们忘了。人忠厚老实。有一年,忽然来了个南蛮子(当地人旧时对南方人的称呼,认为他们会看风水,识宝贝)在山上转了几圈,好像发现了什么,他来到金老瓜的凰棚里和金老瓜啦起家常,临走的时候,南蛮子对金老瓜说:“我看你瓜种得好,我从你的瓜地里选一棵最旺的瓜苗,你要精心管理,让它结出一个最大的瓜,我给你一百两银子,但有一条,你要让它长足九九八十一天,到时我来拿。”金老汉一听,满口答应下来,从此,金老汉精心看管,日夜照料,不论刮风下雨,每天都看它几十遍。
  转眼已是八月十四日,已经到了80天了,由于精心管理,瓜长得很快,竟然有枕头那么大了,黄熟而且香气冲天,金老汉再也沉不住气了,心想,瓜已熟了,再不摘恐怕就要裂在地里了,差一天有啥关系?便摘了下来。第二天,南蛮子果然带了一百两银子来取瓜。晚上,南蛮子站在山前,高举香瓜,准备向什么方向扔去。半夜时分,月儿正圆,只听一阵呼啸,一道金光从山顶闪出,在月光下,只见一头丈八长、膘肥体壮的大黄牛向西边的谷堆山走去,两只牛角闪闪发光。说时迟,那时快,早已在一旁等的南蛮子拿起稍瓜向空中一抛朝金牛打去。由于瓜未熟透(还差一天),南蛮子心又急,就听见一声,只打下了一只金牛角,金牛又钻回山中。于是,山的西南角当地人称老牛角,金牛钻回山中时,后腿又把山蹬塌了一块,于是又有了塌山(今塔山村)。从此,金牛再也不出山了,直到今天,人们在山顶看到的只是一个巨大的牛蹄印。

花水泉村地图

编辑
花水泉村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乡级行政区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