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皇后·打龙袍

编辑:回家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2 22:10:23
编辑 锁定
同义词 《遇皇后·打龙袍》一般指遇皇后·打龙袍
三侠五义戏, 遇皇后。打龙袍 ,京剧名,《遇皇后》与《打龙袍》二剧联演,称《遇后龙袍》,又名《天齐庙》、《赵州桥》、《断后》。出自清代古典名著《三侠五义》第一回、第十五回、第十六回、第十七回、第十八回、第十九回内容。为净角与老旦的传统合作戏,为李派的传统剧目之一。金少山、裘盛戎、李多奎等擅演。
中文名
遇皇后·打龙袍
类    型
京剧
主    演
金少山、裘盛戎
戏    曲
净角与老旦的传统合作戏

遇皇后·打龙袍故事内容

编辑
北宋仁宗年间,包拯奉旨陈州放粮,在天齐庙遇盲丐妇告状, 历数当年宫闱秘事。此妇即是真宗之妃李定妃,是当朝天子之母,并有黄绫诗帕为证。包拯当即答应代其回朝辨冤。包拯回京,借元宵观灯之际,特设雷强张继保灯戏,指出皇帝不孝。仁宗一怒,要斩包拯。经老太监陈琳说破当年狸猫换太子之事,才赦免包拯,迎接李后还朝。李后要责仁宗,命包拯代打皇帝。包拯脱下仁宗龙袍,用打龙袍象征打皇帝。

遇皇后·打龙袍概览

编辑
宋代,包拯奉旨陈州放粮,在天齐庙遇盲丐妇告状,历数当年宫闱秘事。此妇即是真宗之妃,是当朝天子之母,并有黄绫诗帕为证。包拯当即答应代其回朝辨冤。[一名《天齐庙》、《赵州桥》、《断后》]
包拯回京,借元宵观灯之际,特设雷殛张继保灯戏,指出皇帝不孝。仁宗一怒,要斩包拯。经老太监陈琳说破当年狸猫换太子之事,才赦免包拯,迎接李后还朝。李后要责仁宗,命包拯代打皇帝。包拯脱下仁宗龙袍,用打龙袍象征打皇帝。
《遇皇后》《打龙袍》二剧联演,称《遇后龙袍》

遇皇后·打龙袍此剧演员

编辑
为净角与老旦的传统合作戏。金少山、裘盛戎、李多奎、孟广禄兰文云赵葆秀等擅演。
中国京剧音配像精粹
根据录音配像
包 拯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裘盛戎(录音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裘少戎(配像)
李 后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李多奎(录音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兰文云(配像)
陈 琳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马富禄(录音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黄德华(配像)
灯 官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慈少泉(录音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钮荣亮(配像)
赵 祯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仉志斌(配像)
寇 准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黄世骧(配像)
地 方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朱锦华(配像)

遇皇后·打龙袍主要唱段

编辑

遇皇后·打龙袍遇皇后

(李白)苦啊! (唱二黄慢板)想当年在皇宫何等安好,到如今我身居在破瓦寒窑、恨刘妃与郭槐心生计巧,他要害哀家我所为哪条?思皇儿把我的双目失了,但不知何日里我才得还朝。(白)天哪,天!想我这冤仇何日得报噢!(唱原板)我离别了那皇宫院这二十余年,哪知道宫中事可还安然?倘若是遇清官判明此案,仇报仇来这冤报冤。(唱二黄摇板)听说包拯回朝到,不由哀家喜眉梢。覆盆之冤若得报,从今后再不住破瓦寒窑。
(李白)唉,包卿啊!(唱二黄原板)你那里休道我言错语差,提起了哀家事我两泪如麻。(包白)家住在哪里?(李唱)家住在汴梁城龙凤阁下,可算得普天之下第一人家。(包白)唔,你姓甚名谁?(李唱)我本是采荷女陪王伴驾,后宫院李皇后就是哀家。(包白)我来问你,当今万岁是你什么人?(李白)听了。(李唱)当今的万岁爷,他是我亲生养下,赵桢儿呀!不孝的人儿你休要提他。(包白)怎知我到此地?(李白)我在大街乞讨,听百姓道你为官;…(包白)如何?(李白)清正哪!(包白)唔。(李唱)众百姓都道你为官清正,断了些冤屈之案你落得个贤名。你若是断清我的冤仇恨,我保你子子孙孙,头戴着乌纱,身穿着解袍,腰横着玉带。足蹬着朝靴,永在朝门;你若是断不清我的冤仇恨,枉在朝中你身为了大臣。
(包唱西皮导板)宋王爷坐江山人称有道,(原板)汉萧何造律法笔尖如刀。我岂肯袖手旁观装聋不晓,枉受了宋王爷爵禄封高。(包白)瞎婆,你要坐稳了。(唱快板)在头上整整乌纱帽,身上抖抖滚龙袍,走向前,忙跪倒,国太千岁驾临朝。(李白)包卿,平身。(包白)啊! (唱)君臣大礼她知晓、吓得包拯魂魄销。二次撩袍我就忙跪倒,接驾来迟望恕饶。(李白)唉,我好心焦哇! (包白)国大! (咱)劝国太,免心焦、为臣把本奏当朝。圣上准了臣的本,拿住了刘妃、郭槐剐万刀;圣上不准臣的本,摘去乌纱脱蟒袍。
(李白)听了:(唱)君臣们相会在天齐庙,哀家言来听根苗:黄绫诗帕无价宝,包卿拿回奏当朝。万岁准了你的本,拿住了奸贼,定斩不饶。(包唱)用手接过无价宝,为臣把本奏当朝。国太暂住天齐庙, (李唱摇板)从今后再不住破瓦寒窑。(包白)送国太。(李白)免。(包白)是。(唱快板)国太暂进天齐庙,不由包拯喜眉梢。王朝,马汉, (王、马白)有。(包唱)忙喝道,(散板)回朝把本奏当朝。

遇皇后·打龙袍打龙袍

(包唱西皮流水)忽听万岁宣包拯,在午门来了放粮臣。撩袍端带某就上龙庭,品级台前臣见君。(唱流水)万岁爷难了我的本,免得国太受苦情。午门巧办花灯彩,暗地打动有道君。(唱流水)老恩师不必胆怕惊,学生言来说分明:自古忠臣不怕死,我怕死焉能侍奉当今。(唱流水)忽听万岁宣包拯,午门来了犯罪人。大摇大摆我把龙庭进,间我一言答一声。(唱流水)在陈州放粮转回京,一马来在赵州城,天齐庙内宿坛等,细听瞎婆把冤伸。亲生之母你呀不认,外邦闻知不孝君。(唱流水)非是臣,得下了疯魔病,国太的言语记得清。万岁若是你不肯信,景阳宫你间一问那二十年前那老陈琳。(唱摇板)日落西山又转东,包拯心中似映红。百尺高竿得活命,千层浪里又复生。
(李唱西皮导板)龙车凤辇进皇城,(接慢板)御街上来了我讨饭人。眼不明观不见花花美景,看不见汴梁城文武公卿。叫皇儿搀为娘忙下车轮。(接唱原板)耳边厢又听得接驾声音:王延龄在我朝忠心秉正;老陈琳是哀家的救命恩人;好一个忠良小包拯,(转流水)你为哀家巧办花灯。待等大事安排定,我把你的官职就往上升。(唱流水)一见皇儿跪埃尘,开言大骂无道的君。二十年前娘有孕,刘妃、郭槐他起下狠毒的心。金丝狸猫皮尾来剥定,他倒说为娘我产生妖精。老王爷一见怒气生,将为娘我推出了那午门以外问斩刑。多亏了满朝文武来保本,将为娘我打至在那寒宫冷院不能够去见君。一计不成二计生,约定了八月十五火焚冷宫廷。多亏了恩人来救应,将为娘我救至在那破瓦寒窑把身存。白天讨饭苦之不尽,到夜晚想娇儿想得为娘一阵一阵眼不明。多亏那陈州放粮的小包拯,天齐庙内把冤申。包拯他回朝奏一本,儿就该准备下那龙车凤辇迎接为娘一步一步进入皇城。不但不准忠良本,反把包拯上绑绳。若不是老陈琳他记得准,险些儿错斩了那架海金梁擎天柱一根。我越思越想心头恨,不由哀家动无名!内侍看过紫金棍,(白)包卿!(接摇板)替哀家拷打无道君!

遇皇后·打龙袍尾曲

(包唱流水)在金殿领了国太命,背转身来自思忖。自从那盘古到如今,那有个臣子敢打圣明君。万岁的龙袍你就忙脱定。(接快板)俺包拯打龙袍犹如臣打君。(李唱流水)好一个聪明小包拯;打龙袍犹如臣打君。包拯近前听封赠,我封你太子太保在朝门.内侍看过金珰翅,再赐你尚方剑一根,三宫六院你管定,满朝文武任你行:倘若是皇儿不从命,画影图形也要充军。
(包唱西皮导板)叩罢头来谢罢恩。(快板)龙国太待我好恩情,头上赐金珰翅,又赐尚方剑一根,压定了满朝文武臣大小官员,三宫六院我管定,哪一个不遵就仗剑施行!

遇皇后·打龙袍一级剧本

编辑

遇皇后·打龙袍遇皇后

地方:(白)啊哈!地方地方,是差事难当。一卯不到,两腿遭殃。我,赵州桥的地方。今有包大人,陈州放粮而回,是打此经过,命我在此轰赶闲人,就此打道前来!打道前来,是四方人站开。行人止着步,坐着的把身抬,坐着的把身抬!哎!闲人闪开点!地方来也!靠边走!靠边走!快走!快走!
李后:(白)苦哇!【二黄慢板】想当年在皇宫何等安好,到如今我身居这破瓦寒窑。恨刘妃与郭槐心生计巧,她要害哀家我所为哪条?思皇儿把我的双目失了,但不知何日里我才得还朝?(白)哀家,李后。只因癸未年简,是我身怀六甲,宫中有一刘妃,与内侍郭槐,乃是姑表之亲。在老王驾前,讨下收生代劳旨意。唉!哪里是什么收生代劳?分明是条奸计!用外国进来金丝狸猫剥去皮尾,将殿下换出宫院,那奸妃一本奏道,言说哀家产生妖魔鬼怪。老王闻言大怒,将我推出,就要斩首。多亏满朝文武保奏,死罪已免,活罪难容,将其打入在冷宫。那奸妃一计不成,又生了二计,约定八月十五日火焚宫院。那日只见火光一起,不知哪位恩人,将我救在这破瓦寒窑居住,算来也有二十余载。天哪!天!想我这冤仇何日得报啊!【原板】我离别了那皇宫院有二十余年,哪知道宫中事可还安然?老天爷若睁开那三分眼,仇报仇来这冤报冤。(白)啊!这是哪位大人在此鸣锣开道哇?待我借问一声。啊!列位请了!
众行人:(白)请了!
李后:(白)借问一声:哪位大人在此鸣锣开道哇?
行人:(白)今有包大人陈州放粮而回,打此经过,故而鸣锣开道。
李后:(白)有劳了!
行人:(白)好说!
李后:(白)哎呀!且住!人言包拯为官清正,我不免赶上前去,将我这二十载的冤枉,对他申诉便了!【二黄散板】含悲泪我且把阳关路找,见了那小包拯诉根苗。
包拯:【二黄摇板】今奉圣命陈州到,放粮已毕转还朝。
《遇皇后 打龙袍》 《遇皇后 打龙袍》
地方:(白)地方迎接大人!
包拯:(白)地方!
地方:(白)有!
包拯:(白)此处什么所在?
地方:(白)赵州桥!
包拯:(白)前面什么庙?
地方:(白)天齐庙!
包拯:(白)噢!打扫干净,老夫宿坛!
地方:(白)是!列位随我来!
包拯:(白)地方!
地方:(白)伺候大人!
包拯:(白)这有铜锣一面,我命你去到庙前庙后,庙左庙右,就提老夫在此宿坛,有冤枉者带进庙来申诉!
地方:(白)嘿!怪事儿!别的大人到这儿,怕打官司的。这位黑脸大人,找打官司的?官差不自由!我呀给他吆喝两声!我说庙前庙后的百姓听着:
众百姓:(白)啊!
地方:(白)今有包大人,陈州放粮打此经过,在天齐庙代理民词。你们有什么冤,上那儿冤去!
众百姓:(白)我们不冤,你冤去吧!
地方:(白)得!我呀再上那边再吆喝吆喝!我说庙左庙右的百姓们听着:
众百姓:(白)啊!
地方:(白)今有包大人,陈州放粮打此经过,在天齐庙代理民词。你们有什么冤,上那儿冤去!
众百姓:(白)我们不冤,你冤去吧!
地方:(白)都不冤哪?我也不冤哪!得了!我呀,交差去喽!
李后:(白)且慢!
地方:(白)何人搭话?
李后:(白)破瓦寒窑,有一瞎婆,有二十载的冤枉!
地方:(白)候着!你瞧哇!没有不开张的油盐店!启禀大人:破瓦寒窑,有一瞎婆,她说有二十载的冤枉!
包拯:(白)带进庙来!
地方:(白)是!哎!我说瞎老太太!出来凉快凉快吧!
李后:(白)来了!【二黄摇板】忽听小哥一声唤,急忙向前我问根源。(白)地方哥!
地方:(白)哎!老太太!我在这儿哪!
李后:(白)何事?
地方:(白)不是我唤你呀,您不说您有二十载的冤枉吗?
李后:(白)冤枉倒有,但不知哪位大人在此宿坛?
地方:(白)就是那包大人哪!
李后:(白)敢莫就是那老包么?
地方:(白)哎!我叫他大人,他还不愿意听呢,你怎么叫他"老包"哇?
李后:(白)你哪里知道,我叫他一声"老包",还是奉承他呢!
地方:(白)得了!你哪是奉承他,你是奉承我这屁股要挨二十板子!
李后:(白)取笑了!与我带路!
地方:(白)哎!老太太!您随我来!上台阶!迈门槛!跪下!跪下!
李后:(白)包拯在哪里?包拯在哪里?
包拯:(白)嗯!这一瞎婆!见了老夫,因何不跪?
李后:(白)有道是:当跪则跪,不当跪我便不跪!
包拯:(白)好个"当跪者则跪",有何冤枉?朝上诉来!
李后:(白)慢来!你若真包,我便申诉。若是假包,不便诉了!
包拯:(白)你双目失明,怎知老夫真假?
李后:(白)真包脑后有一肉疹,若是真包下得位来,我一摸便知真假。
王朝:(白)大人离位!瞎婆摸来!
李后:(白)嘟!胆大狗头,前来哄我!
地方:(白)我说我们家里没那德行哪!
包拯:(白)老夫离位!
王朝:(白)大人离位
马汉:(白)瞎婆摸来!
李后:(白)包拯!
包拯:(白)啊!
李后:(白)儿啊!
包拯:(白)瞎婆!你好言差!有何冤枉,慢慢讲来!
李后:(白)唉!包卿哪!【二黄原板】你那里休道我言错语差,提起了哀家事我两泪如麻。
包拯:(白)你家住哪里?
李后:(白)听了!
包拯:(白)讲!
李后:【二黄原板】家住在汴梁城龙凤阁下,可算得普天之下第一人家。
包拯:(白)姓字名谁?
李后:(白)听了!【二黄原板】我本是采荷女陪王伴驾,后宫院李皇后就是哀家。
包拯:(白)口称哀家,当今万岁是你何人?
李后:(白)唉!听了!
包拯:(白)讲!
李后:【二黄原板】当今的万岁爷他是我亲生养下,亲生养下,赵祯儿啊!
包拯:(白)吾皇万岁!万万岁!
李后:(白)唉!不孝的人儿你休要提他。
包拯:(白)我来问你:在寒窑住了几载?
李后:(白)算来也有二十余载。
包拯:(白)怎知我到此地?
李后:(白)我在大街乞讨,众百姓纷纷道你为官,
包拯:(白)如何?
李后:(白)清正哪!
包拯:(白)我主洪福!
李后:【二黄原板】众百姓都道你为官清正,清如水,明如镜,判断冤情就不差毫分。你若是断清我的冤仇恨,我保你子子孙孙头戴着乌纱、身穿着蟒袍、腰横玉带、足蹬着朝靴永在朝门。你若是断不清我的冤仇恨,枉在朝中你身为了大臣。
包拯:(白)地方!
地方:(白)伺候大人!
包拯:(白)赐瞎婆一矮座,暖茶半盏!
地方:(白)哎!老太太!您这边坐!这边坐!
包拯:(白)圣上啊!我主!无有此事还则罢了,若有此事,怎为大宋天子?【西皮导板】宋王爷坐江山人称有道,【原板】汉萧何造律法笔尖如刀。我岂肯袖手观装聋不晓?枉受了宋王爷爵禄功高。(白)且住!听瞎婆之言,难辨真假。不免将她搀扶正位,若知君臣大礼,便是国太;倘若不晓,再将她拿下,也还不迟。来!
地方:(白)是!
包拯:(白)将瞎婆搀扶正位!
地方:(白)来!老太太!这边请!这边请!
包拯:(白)瞎婆!你要坐稳了!【西皮流水】在头上整整乌纱帽,身上抖抖滚龙袍。走上前,忙跪倒,国太千岁驾临朝。
李后:(白)包卿平身!
包拯:(白)啊!【西皮流水】君臣大礼她知晓,吓得包拯魂魄消。二次撩袍我就忙跪倒,接驾来迟望恕饶。
李后:(白)唉!我好心焦!
包拯:(白)国太!【西皮流水】劝国太,免心焦,为臣把本奏当朝。圣上不准臣的本,摘去乌纱脱蟒袍。
李后:(白)听了!【西皮摇板】君臣相会天齐庙,【流水】哀家言来听根苗:黄绫诗帕无价宝,包拯拿去奏当朝。万岁不准你的本,再与那陈琳就问根苗。
包拯:【西皮散板】用手接过无价宝,背转身来仔细瞧。国太暂住天齐庙,
李后:【西皮摇板】从今后再不住这破瓦寒窑!
包拯:(白)送国太!
李后:(白)免!
包拯:(白)是!【西皮快板】一见国太入了庙,不由包拯喜眉梢。王朝、马汉--
马汉、王朝:(白)有!
包拯:【西皮散板】忙喝道,
马汉、王朝:(白)啊!
包拯:【西皮散板】回朝把本我奏当朝。

遇皇后·打龙袍打龙袍

赵祯:(白)〔引子〕凤阁龙楼,万古千秋。
赵祯:(白)〔定场诗〕太阳一出照九州,平顶冠上九龙头。蓝田玉带朝北斗,万民衣冠拜冕旒。
赵祯:(白)孤,大宋天子赵祯。自孤登基以来,海晏河清,干戈宁静。今日坐立朝。内侍!
太监:(白)有!
赵祯:(白)展放龙门!
太监:(白)展放龙门哪!
王延龄:(白)嗯哼!包拯回朝事,奏与万岁知。臣王延龄见驾,吾皇万岁!
赵祯:(白)卿家平身!
王延龄:(白)万万岁!
赵祯:(白)卿家上殿有何本奏?
王延龄:(白)今有包拯还朝,现在午门候旨!
赵祯:(白)替孤传旨!宣包拯上殿!
王延龄:(白)领旨!万岁有旨:包拯上殿!
包拯:(白)领旨!【西皮流水】忽听万岁宣包拯,在午门来了放粮臣。撩袍端带我就上龙廷,品级台前臣见君。(白)臣包拯见驾,吾皇万岁!
赵祯:(白)包卿平身!
剧照1 剧照1
包拯:(白)万万岁!
赵祯:(白)包卿!
包拯:(白)臣!
赵祯:(白)速将陈州放粮之事奏于朕知!
包拯:(白)臣有放粮本章,请主龙目御览!
赵祯:(白)呈上来!唔呼呀!此乃卿家之功!内侍!
太监:(白)有!
赵祯:(白)光禄寺大排筵宴,与包卿贺功!
包拯:(白)且慢!
赵祯:(白)卿家为何拦阻?
包拯:(白)臣在午门设了花灯盛会,请主前去观灯!
赵祯:(白)卿家先行,孤王御驾随后!
包拯:(白)臣领旨!【西皮流水】万岁爷准了我的本,免得国太受苦情。午门巧办花灯彩,我暗地打动有道君。
赵祯:【西皮摇板】内侍摆驾出龙廷,
太监:(白)摆驾呀!
赵祯:【西皮摇板】午门以外观花灯。
灯官:(白)嗯哼!奉了包相命,午门办花灯。下官任和。奉了包相之命,午门巧办花灯。远远望见,圣驾来也!
赵祯:(白)将灯名报上!
灯官:(白)遵旨!大宋天子坐龙廷,包相回朝转,命我办花灯。我办的是:一团和气灯、和合二圣灯、三阳开泰灯、是四季平安灯、五子夺魁灯、是六国封相灯、七财子路灯、八仙过海灯、九子十成灯、是十面埋伏灯。这些个灯,那些个灯,灯官我一时报不清。往后瞧,又一层,吕布戏貂蝉,是大闹凤仪亭。看了一篇又一篇,昭君娘娘打马和北番,是路过那雁门关。看了一套又一套,天雷打死张继保。
赵祯:(白)来!将办灯人拿下!
包拯:(白)且慢!
赵祯:(白)卿家为何拦阻?
包拯:(白)为何将扮灯人拿下?
赵祯:(白)办这样不忠不孝之灯,要它何用?
包拯:(白)慢说不忠不孝之灯,就是不孝之人,臣朝现有。
赵祯:(白)卿家奏来,孤王将他问斩!
包拯:(白)臣不敢冒奏!
赵祯:(白)恕卿无罪!
包拯:(白)就是万岁!
赵祯:(白)嘟!【西皮摇板】忙将包拯上了捆,
王延龄:【西皮摇板】回头埋怨小包拯。有本就该金殿奏,不该办灯藐圣君。
包拯:(白)恩师啊!【西皮流水】老恩师不必胆怕惊,学生言来说分明:自古忠臣【摇板】不怕死,我怕死焉能侍奉当今!
赵祯:【西皮流水】适才午门观花灯,尽是不忠不孝的人。借题发挥实可恨,看来有意藐视君。怒气不息金殿进,午门快宣王延龄。
王延龄:(白)启万岁:包拯拿到!
赵祯:(白)将他押上殿来!
王延龄:(白)万岁有旨:将包拯押上殿来!
众武士:(白)啊!
包拯:【西皮流水】忽听万岁押包拯,午门来了犯罪臣。大摇大摆我把龙廷进,问我一言答一声。
赵祯:(白)嘟!【西皮摇板】开言便把包拯问,不该午门你藐视君!
包拯:(白)万岁!【西皮流水】在陈州放粮转回京,一马儿来至在赵州城。天齐庙内宿坛等,遇见瞎婆把冤申。亲生之母你不认,外国闻知不孝君。
赵祯:【西皮摇板】包拯得了疯魔病,
包拯:(白)啊!
赵祯:【西皮摇板】胡言乱语欺寡人!
包拯:(白)万岁!【西皮流水】非是臣得下疯魔症,国太的言语记得清。万岁若是不肯信,景阳宫去问一问那二十年前的老陈琳。
赵祯:(白)内侍!
太监:(白)有!
赵祯:(白)金牌宣,银牌召,宣亚父陈琳上殿!
太监:(白)遵旨!万岁有旨:金牌宣,银牌召,宣亚父陈琳上殿!
陈琳:(白)领旨!【西皮流水】金牌宣来银牌召定,景阳宫来了我老陈琳。二十载也未曾将我宣定,今日里宣召所为何情?迈步且把龙廷来进,【摇板】品级台前臣见君。(白)奴婢陈琳见驾,吾皇万岁!
赵祯:(白)亚父平身!
陈琳:(白)万万岁!
赵祯:(白)赐座!
陈琳:(白)谢座!二十余载未曾宣诏奴婢,今日宣诏奴婢,不知有何国事议论?
赵祯:(白)小王有一事不明,要在亚父台前领教。
陈琳:(白)我主有话请讲,何言"领教"二字?
赵祯:(白)小王不知是哪宫所生?那宫所养?
陈琳:(白)我主乃是李娘娘所生,狄娘娘抚养。
赵祯:(白)亚父可曾全记?
陈琳:(白)奴婢全记!
赵祯:(白)当殿奏来!
陈琳:(白)容奏:只因癸未年间,李后身怀我主的龙体。宫中有一刘妃,与内侍郭槐乃是姑表之亲。她二人在老王的驾前,讨下了一道收生代劳的旨意。待等降龙之时,她二人从外国进来的金丝狸猫剥去皮尾,道李后产生妖魔鬼怪。老王问听大怒,将李后推出午门就要问斩。多亏满朝文武保奏,死罪已免,活罪难容,将李后打入了冷宫。她二人一计不成,又生二计,约定八月十五日,火焚冷宫。只见火光一起,不知李后生死存亡。算来已有二十余载啦,万岁!今日为何问起奴婢来了?
赵祯:(白)只因包拯奏道:道我母后还在,但不知有何为证?
陈琳:(白)既是李后还在,必有老王当年游逛御花园,亲赐的黄绫诗帕为证。
赵祯:(白)亚父可记得?
陈琳:(白)奴婢全记!
赵祯:(白)当殿奏来!
陈琳:(白)容奏:"春风得意花千蕊,秋月扬辉桂一枝。天降紫微接宋后,一对行龙并雌雄。"万岁!既是包拯还朝,不见他在金殿奉君,万岁差他哪厢公干去了?
赵祯:(白)只因他午门藐视小枉,故而将他问斩!
陈琳:(白)哎呀!万岁呀!【西皮摇板】万岁要斩将奴婢斩,快快赦回包拯还。
赵祯:(白)内侍!
太监:(白)有!
赵祯:(白)将刘妃、郭槐拿上殿来!将包拯赦回!
太监:(白)领旨!
赵祯:(白)万岁有旨:将包拯赦回呀!
包拯:【西皮摇板】日落西来又转东,包拯心中似映红。百尺高竿得活命,千层浪里又复生。(白)谢万岁不斩之恩!
赵祯:(白)非是孤王不斩于你,是你言道,母后还在,但不知有何为证?
包拯:(白)黄绫诗帕为证!
赵祯:(白)呈上,待孤御览!
包拯:(白)是!
赵祯:(白)"春风得意花千蕊,秋月扬辉桂一枝。天降紫微接宋后,一对行龙并雌雄。"
陈琳:(白)哦呵!着着着!万岁呀!【西皮摇板】不是奴婢记得准,险些错斩忠良臣。
赵祯:【西皮摇板】忙将亚父搀扶定,拜你犹如拜先人。
太监:(白)报!启奏万岁:刘妃已死,郭槐拿到!
赵祯:(白)将他押上殿来!
太监:(白)押上殿来!
郭槐:(白)呵!瞧这一朝的奸党啊!
赵祯:(白)见了寡人,为何不跪?
郭槐:(白)我乃三朝的元老,我岂肯跪你?
赵祯:(白)将他推出斩了!
郭槐:(白)慢着!我乃托孤的老臣,你斩我不得!
赵祯:(白)将他碎尸万段!
郭槐:(白)嘿!这倒干脆!
赵祯:(白)包卿!
包拯:(白)臣!
赵祯:(白)孤王不知怎样迎接国太还朝?
包拯:(白)万岁准备龙车凤辇,迎接国太还朝!
赵祯:(白)依卿所奏!内侍!
太监:(白)有!
赵祯:(白)摆驾!
太监:(白)摆驾呀!
李后:【西皮导板】龙车凤辇进皇城,【原板】御街上来了我讨饭人。眼不明观不见花花美景,看不见汴梁城文武公卿。叫皇儿搀为娘忙下车轮,
剧照2 剧照2
包拯、陈琳、王延龄:(白)迎接国太!
李后:(白)平身!
包拯、陈琳、王延龄:(白)谢国太!
李后:【西皮原板】耳边厢又听得接驾声音。
王延龄:(白)臣王延龄见驾,国太千岁!
李后:(白)平身!
王延龄:(白)千千岁!
李后:【西皮原板】王延龄在我朝忠心秉正,
陈琳:(白)奴婢陈琳见驾,国太千岁!
李后:(白)平身!
陈琳:(白)千千岁!
李后:【西皮原板】老陈琳是哀家救命的恩人。
包拯:(白)臣包拯见驾,国太千岁!
李后:(白)平身!
包拯:(白)千千岁!
李后:【西皮原板】好一个忠良小包拯,【流水】你为哀家我巧办花灯。待等大事安排定,我把你的官职就往上升。
皇后:(白)儿臣见驾,母后千岁!
李后:(白)皇儿平身!
皇后:(白)谢母后!
李后:(白)回宫去吧!
赵祯:(白)包卿!
包拯:(白)臣!
赵祯:(白)我母后双目不明,如何是好?
包拯:(白)急请太医与国太调治病症。
赵祯:(白)依卿所奏!内侍!
太监:(白)有!
赵祯:(白)宣太医进宫!
太监:(白)太医进宫啊!
包拯、陈琳、王延龄:(白)国太睁睛! 赵祯:(白)母后睁睛!
李后:(白)皇儿!
赵祯:(白)母后!
李后:(白)众卿!
包拯、陈琳、王延龄:(白)国太!
李后:(白)啊!
包拯、陈琳、王延龄、赵祯:(白)啊!
李后:(白)哈哈……
赵祯:(白)儿臣见驾,愿母后千岁!
李后:(白)唉!我把你这无道的昏君!【西皮流水】一见皇儿跪埃尘,开言大骂无道的君。二十年前娘有孕,刘妃、郭槐她起下狠毒心。金丝狸猫皮尾来剥定,她倒说为娘我产生妖精。老王爷一见怒气生,将为娘我推出了那午门之外问斩刑。多亏了满朝文武来保本,将为娘我打至在那寒宫冷院不能够去见君。一计不成二计生,约定了八月十五火焚冷宫廷。多亏了恩人来救应,藏至在破瓦寒窑把身存。白天讨饭苦之不尽,到夜晚我想娇儿,就想得为娘一阵一阵眼不明。多亏了陈州放粮小包拯,天齐庙内把冤伸。包拯他回朝奏一本,儿就该准备下那龙车凤辇,一步一步迎接为娘进了皇城。不但不准忠良本,反把包拯你上绑绳。若不是老陈琳他记得准,险些儿你错斩了那架海津梁擎天柱一根。我越思越想心越恨,不由得哀家动无名。内侍看过紫金棍,(白)包卿!
包拯:(白)臣!
李后:【西皮摇板】替哀家拷打无道君。
包拯:(白)领旨!【西皮流水】在宫中领了国太的命,背转身来自思忖。自从那盘古到如今,哪有个臣子敢打圣明君?万岁龙袍你就忙脱定,【摇板】俺包拯打龙袍犹如臣打君。
剧照3 剧照3
李后:(白)好哇!【西皮流水】好一个聪明小包拯,打龙袍犹如臣打君。包拯近前听封赠,
包拯:(白)臣!
李后:【西皮流水】我封你太子太保在朝门。内侍看过金镗翅,再赐你尚方剑一根。三宫六院你管定,满朝文武任你行。倘若是皇儿不从命,
赵祯:(白)母后开恩!
李后:(白)也罢!【西皮摇板】画影图形也要充军。
包拯:(白)谢国太!【西皮导板】叩罢头来谢罢恩,【流水】龙国太待我好恩情。宫中赐我金镗翅,又赐尚方剑一根。三公六院我管定,压定了满朝文武、大小官员,哪一个不遵,照剑施行。
李后:(白)皇儿!
赵祯:(白)母后!
李后:(白)为娘还朝,光禄寺大摆筵宴,与众卿贺功!
包拯、陈琳、王延龄:(白)请驾回宫!
李后:(白)皇儿!众卿!来呀!哈哈……
剧终
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
词条标签:
戏剧